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莒南新闻 >> 莒南文学 >> 正文

桃花依旧笑春风

我要评论  2019-4-11 10:42:05  作者:陈常泓  浏览次数:

每年的阳春三月,当我置身于那漫山遍野、千姿百态的桃花世界,欣赏着那一簇簇、一团团、一朵朵、一片片,火红的、暗红的、紫色的、粉色的、白色的,抑或是灰色的、黑色的,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桃花,心中便一次次忆起了她,忆起了那首与她有因缘的诗: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年桃花相映红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这是十年前一个阳春星期天,我同她在甲子山下那片桃花林里相遇了。最初,她实在没有引起我的注意,个头矮矮的,浑身肉肉的,脸蛋虽然有几分清秀,但穿戴土里土气的,全身没有一点少女的朝气与魅力。当我无意中用目光瞟了她一眼时,她却趁机冲我甜甜的一笑,并热情地同我打招呼,“大哥您也来看桃花啊!”,“是啊,这么美的桃花不抓紧欣赏太可惜了。”我勉强应对着她的问候,便想走开到另一边抓拍几张照片。“大哥,麻烦您给我照几张照片吧”,她却跟在我的后面,并提出让我给她拍照片。我这才发现她的胸前挂了一架傻瓜相机,出于礼貌,我帮她选好了角度,连续拍了十几张背景为桃花的玉照。当我把相机递给她时,她又笑吟吟的请求我带她一起观赏桃花,原来,她自己不会用相机。

一路观花一路拍照,从寥寥数语中,知道她是镇上专做羊肉生意的个体屠宰户,手中有了钱,也学城里人,到桃花世界里散散心、透透气。难怪我从她身上总能嗅到一股股恼人的膻味。唉,真扫兴,同这么一位少女游春真是有点那个。

我扫兴,她却高兴的的像个天真顽皮的孩子,跟在我屁股后面蹦蹦跳跳,有说有笑。对我的不冷不热,她却热情的像做羊肉生意,一会儿从挎包里掏出一把巧克力,一会儿又拎出一瓶桔子汁,虽然我惧怕她身上的异味,但还是“礼貌”的享受了她的“贡品”。

阳春三月,沐浴着醉人的春风,观赏着那千姿百态,争奇斗艳的桃花,让人有心旷神怡,飘飘欲仙的感觉。“嘿,快看真漂亮。”“呵呵,太美了”。当我闭上眼睛,陶醉在暖春的桃花世界时,她也一边欣赏一边大呼小叫起来。是啊,大自然太美了,美得你无法不动情,不感叹。

在一处桃花簇拥的山崖边,我被眼前的那一团团黑色的桃花迷住了,那造型,那独有风格的深黑色,那高雅的格调,像一首朦胧诗,诱发了我无尽的遐思,我举起相机,选择好角度,忘情的拍摄着,咔咔咔,一张,一张,又一张。正当我进入癫狂状态时,我的脚下一滑,轰然跌倒了深深的山涧里。

当我从昏迷中醒来,发现正躺在她的怀里。她两眼呆呆的,一副惊恐万状的样子,用手绢小心的擦拭着我嘴角的鲜血,轻声的问“疼么?,都怪我没有拽住你”。那泪水滢滢的样子,像戴露的桃花,让人怜又让人爱。我浑身疼痛,像散了架的机器,只觉得天再转,地在陷,眼前火花飞溅。我的腰部严重创伤,疼痛,使我顾不上对她的所有忌讳,像在大海里抓住了一个救生圈,紧紧的搂抱住她,以减轻我的痛苦。

看着我痛不欲生的样子,她也顾不上少女的羞涩,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,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我的腰部,并一次次试图搀扶我站立起来,可受伤的腰部疼痛无比,让我无法直立起来。望着我痛苦的样子,她泪水涟涟,毅然转过身,把我背了起来。

涧深坡陡,她弓着身子全力往上爬,跌倒了,她咬着牙又爬了起来。锋利的山石扎破了她的膝盖,她不吭一声,尖尖的荆棘扯破了她的外套,她无暇顾及,她爬啊爬啊,硬是把我从那深深的山涧里背了出来,接着稍是休息,又硬是把我背进了山下的镇医院。

趴在她热乎乎、软绵绵、湿漉漉的玉背上,我真替她难为情,一个妙龄少女,背着一个素不相识的男青年,在大庭广众下跑来跑去的为我挂号、缴费、照x光片,安排住院,难怪其他病号们私下夸我找了个“好媳妇”。

当我从沉睡中醒来,已经是掌灯时分了。望着空荡荡的病房,我知道她已经离开了。床头上只留下她特意为我采摘的那束火红火红的桃花,香气淡淡,芬芳四溢。留下了我无尽的遐想和美好的回忆。。。。。。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